2018年是“共享经济”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的一年,跟随者共享单车的蓬勃发展,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睡眠舱、共享小马扎等项目集中爆发,“共享经济”催生了一波又一波的创业浪潮!


同样是2018年,随着政策、管理、融资多方面条件的制约下,共享经济的泡沫最终破灭了。

小鸣单车、1号单车、悟空单车相继倒下,小蓝单车被滴滴接管。

这些原本共享经济的先锋企业相继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经营困难,一些企业出现押金退还难的问题,导致市场愈发悲观。


据业内人士统计,短短半年时间,共享经济领域用户押金损失就已达到15亿元,并且维权困难,如共享单车、共享汽车领域等。

具不完全统计了倒闭或者停止运营、退出市场的共享经济创企名单来看,共享经济的市场已经进入下半场,二三线梯队已渐渐退出市场。

2018年,这是中国“共享经济”最好的一年,也是最坏的一年。

共享单车

2016年共享单车一夜爆红,立足于“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难问题”的共享单车,在抢占市场的惨烈竞争后大规模退潮。

截止2017年6月,摩拜与ofo的日订单量均超过2000万,损毁率不低于20%,而第二梯队倒闭趋势显现,用户押金退还不了的情况比比皆是。

2017年1月7日,悟空单车在重庆首发,在当年6月13日就发布声明,停止对外运营。从上线到死亡,不满半年。

2017年2月26日,3Vbike首批共享单车投放在河北保定。2017年6月21日,3Vbike发布停运。距离上线仅4个月。

2017年7月,小鸣单车在广东通报,公司账户仅余35万元,无力偿还金额高达5540多万元的债务,这是共享单车首例破产案

2017年8月2日,町町单车因非法集资、资金链断裂,被工商局纳入异常企业经营名录。创始人锒铛入狱。

2018年1月,广受好评的小蓝单车宣布被被滴滴收购。

2018年2月12日,1号单车发布公告,宣布停运。

共享汽车

2017年3月,国内共享汽车最早的一批玩家之一“友友用车”宣布停止运营。友友用车在2016年上半年自有车辆有300辆,但截至平台停运时,该公司仅拥有50~60辆车。


2017年10月24日,共享汽车EZZY官微发布告用户书,正式宣布终止服务,进入清算阶段。因其押金高达2000元,清算时光无法兑现的押金就有360万余,加上员工的奖金和工资则多达500万元左右。

2018年5月,共享汽车企业麻瓜出行宣布,由于该公司业务战略调整停止服务。

2018年6月,作为进驻济南市场较早的共享企业品牌“中冠共享汽车”败走泉城。

2018年12月18日,聚集在北京市的途歌办公地址门口退1500元押金的用户已经约20人。

共享充电宝

2016年至2017年,这个当初王思聪都不看好的共享行业共获得融资31笔,其中28笔发生在2017年,月均融资2.3笔。


与单车行业的风光相比,充电宝行业的融资多为初期投入。

美团点评于去年8月还在推进共享充电业务,两个月后,这个还在试运营阶段的项目就被宣布停运。乐电的生命仅仅维持了7个月,并主动通知用户取出押金。

群魔乱舞

共享按摩椅


这个共享创业项目号称能够“躺赚”。在共享单车大潮退却,共享雨伞、共享童车、共享衣柜等小打小闹的共享租赁“凉凉”之后,一度遍布于商超、酒店、车站和机场的共享按摩椅,被称为在健康养生愈发受到重视的当下,有望成为共享经济的异类。

共享KTV


和共享按摩椅一样,很多大型商超、购物中心等公共场所的共享KTV,也常常被路人当成休息、吃饭、聊天的场所。

其他共享项目

比如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旅游、共享床铺,还有位于深圳北站的共享空间,被称为“五星级共享空间”可以玩桌游、约会聚会等,还有通宵服务99元/晚。

共享经济的退潮

经历了2016年的生长期,度过2017年的厮杀期,今年,共享经济进入了调整期与沉淀期。综合来看,共享经济带来的变革和反思,其实非常珍贵。

一方面,共享经济改变了老百姓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

以共享单车为例,它帮助自行车重回人们生活中;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城市拥堵,有利于最大化地利用公共道路。

共享汽车、共享玩具等平台的出现让大众廉价地共享这些资源,更是“互联网+”思维方式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具体体现。

商品经济发展、移动互联网技术成熟和人们生活水平提升,共同促进了人们对人和物关系的观念发生改变,人们更看重使用而非占有,更多人开始思考在现代社会如何过一种能够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物品的生活,这是一种减量化的生活——而这正是共享经济出现的内驱动力。

另一方面,共享经济带来的困局仍然待解。

首先是资源浪费问题。

当前,虽然共享经济大打“数量战”的竞争行为有所缓解,但泛滥、堆积而造成的资源浪费恶果已经形成。

据统计,去年共享单车的投放量达到2000万辆,这些自行车报废之后会产生30万吨废金属。它们中有多大比例能在后续回收环节被“吃干榨尽”很难预计。

其次是维护问题。

“共享单车的寿命最多就是三年时间,而且运维成本太大了,维修老车和重新做一台差不多。”一位共享单车从业人士如此说道。


自共享经济出现以来,私占、私藏、恶意损毁等现象时有发生,而相关运营平台在起初执行的却是“重扩张、轻维护”的运营思路,导致对共享经济运营模式的探索并未出现大的突破,这也成为困扰当前共享经济生存的大问题。